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“有趣的灵魂,聊医学人文”
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神经外科医生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继妓女之后第二个最古老的职业,且都赖以技术为生,几千年过去了,仍然如此。前者满足了人的原始欲望,后者延长了人享受欲望的期限,一个慰藉灵魂,一个解除痛;不同的是,前者一直保持着原始的方式;而后者借助科学和技术与时俱进,从以前只能在头颅上钻孔释放恶灵的巫师,变成现代在显微镜下无所不能的白衣天使,这一路充满了坎坷和挫败,颅内病变定位就是神经外科发展的一个缩影。而“病变在哪里”这个问题,至今仍困扰着许多神经外科医生。

 
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即使在今天,打开一个人的脑袋仍然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,不仅需要良好的专业的工具,还需要安全的麻醉才行。在数千年前那个茹毛饮血的蛮荒年代,没有精良的开颅工具,没有麻醉剂和抗生素,开颅无异等同于杀人。可考古学家在阿尔泰山区的土里刨出了一个古代头颅,佐证了古代已经开始实施开颅手术了,并且患者在术后生存了很长时间。
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上图是一位中年男子,生活在距今两千多年前,也许是战争或跌落,他头部遭受了重创,左侧颞顶部伤口流血,他头痛欲裂、感到阵阵恶心,时而呕吐,右侧肢体活动越来越笨拙,渐渐地他失去了意识……等他再次清醒,他头缠绷带,颅骨凹陷了一块。医生告诉他,他们在他的头颅上实施了“环钻术”(Trepanation),将他脑中的”恶灵”释放了出来。2500年后,考古学家对他的颅骨进行了CT扫描,伤口有新骨生成,可以断定,他的伤口并没有出现感染,并在术后存活了数年之久。
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在欧洲、埃及和古希腊等地也都有类似的考古发现,有的甚至年代更加久远。而从颅骨上的孔来看,绝非是意外造成的,而是有意为之。也许是在行走江湖时,与会《九阴真经》的高手过招中败阵下来,中了九阴白骨爪而一命呜呼;抑或误入食人族领地被抓,头颅被当作椰子一般扎了一根吸管进去……当然,更多情况是为了治疗。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在中世纪,人们普遍认为大脑不同的部位掌管不同的感官,医生根据有限的解剖知识,创立相关理论,用以解释精神异常者的疾病根源,甚至还画了感官图,以指导颅骨环钻术。可见当时开颅全凭勇气,定位全靠这张脑图!不按照这张图在患者头上相应的位置做环钻术,和我们看着CT/MRI,在患者头上相应的位置做手术,也可谓如出一辙!
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再来说说开颅这活儿,当时的医生没几个愿意做的,基本上是由理发师来做,因为理发师除了给人理发还给人做放血治疗,他们刀法娴熟不至于让患者在开颅时失血过多而死亡。所以在当时,理发店门口挂满了染血的绷带和洗干净的绷带,红白交错,随风交错飘扬。今天你仍然可以在理发店门口看到红-蓝-白相间滚动灯箱,红代表动脉血,蓝代表静脉血、白代表止血的绷带,这是他们这个古老职业串行的一个证据。
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如果你觉得理发师开颅不可思议,那么还有更令人咋舌的药物。有文字记载:医生们用手钻在病人头上开洞,取走脑内的部分脑组织,然后在脑子上涂上些海盐、胡椒、珍珠粉等“进口货”,手术就算完成了。他们相信这些稀缺的东西能治疗任何疾病。十六世纪一位叫丹尼尔·奥森布里奇的伦敦医生记载了一次开颅手术的过程:“……用花油檫她剃光的头皮,并敷上羊羔、母羊、小狗、鸽子的肺熬制的药膏…”。就这种思想,在东方中医里更甚,“冬虫夏草”和“燕、鲍、参、翅”本身无味,也没有多大营养价值,就是因为稀缺,被认为是“食之大补”和“四大美味”。还有一些药材,名字挺好听,比如“夜明砂”、“望月砂”、“蚕砂”,但凡这种以“砂”结尾的都是动物的排泄物。“夜明砂”是蝙蝠屎,“望月砂”是兔子屎。还有叫“XX宝”、“XX黄”的,一般都是指动物胃肠中的结石、粪石。只要你相信那套理论,你就敢吃。

在那个蒙昧黑暗的时代,科学、艺术被万籁俱寂的黑暗吞噬,医学也在荒诞、野蛮与无知的泥潭中挣扎。因为宗教等原因,人体解剖一直被禁止,直到16世纪文艺复兴,人体解剖才开始在意大利出现。在这之前,人类对自身结构的认识知之甚少,大部分知识来自动物解剖,并以此形成了一套理论,指导实践。我们在感叹古代医学如此荒谬之时,请克制一下夸张的表情,不妨也问自己一个问题:我们现有的知识体系是对人类自身的正确描述嘛?还是我们创造了一个知识体系为了很好地理解我们本身?在那个黑暗的年代,也许有一位贤者也提出过同样的疑问,他可能没有答案。但如今看来,显然后者更合理,那么又会引出一个新问题:现有的知识体系对未知的部分仍有效嘛?
答案昭然若揭!
黑暗总会过去,黎明终将到来!医学如何走出黑暗的泥潭,敬请关注第二章《乍见光芒》。

漫谈颅内病变定位(一)


文中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。
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!